孤独先生之死:Phil Lynott 

  菲尔‧利诺特(Phil Lynott)瘦弱的身体全身插满医疗设备,病恹恹地躺在病床上,分居的妻子卡洛琳在病床边露出焦虑神情,站在她身旁的父亲、电视主持人莱斯利‧克劳瑟(Leslie Crowther)则紧紧握住她的手。作为硬摇滚乐团Thin Lizzy的灵魂人物、词曲创作者和贝斯手,曾经主宰舞台的利诺特这时已经被酒精与毒品摧残得不成人形。

  菲尔‧利诺特的父亲为巴西人,母亲为爱尔兰人,他从家乡都柏林的酒吧起步,摆脱极度贫困带着Thin Lizzy到世界各地表演,直到1984年解散。儘管Thin Lizzy刚开始团员和演出并不固定,但在重新演绎爱尔兰民谣〈Whiskey In the Jar〉后逐渐闯出了名号,不过直到1976年乐团才凭藉《Jailbreak》和单曲〈The Boys Are Back in Town〉闯进美国市场。

  在1984年Thin Lizzy分道扬镳以前,利诺特已经发行过两张个人专辑,分别为1980年的《Solo in Soho》和1982年的《The Philip Lynott》,但大部分原本Thin Lizzy的乐迷对此漠不关心。儘管这两张专辑不像他在Thin Lizzy时那幺受欢迎,但两张专辑皆证明了利诺特无庸置疑的音乐才华:〈Dear Miss Lonely Hearts〉、〈Old Town〉和〈Fatalistic Attitude〉等歌曲展现出利诺特式的抒情风格,而〈Yellow Pearl〉则登上英国音乐节目「Top Of The Pops」,在八O年代初红极一时。

  1984年,Thin Lizzy解散后利诺特另组乐团Grand Slam,成为当时音乐祭与俱乐部的表演常客;1985年他与从前的团员盖瑞‧摩尔(Gary Moore)合作录製了振奋人心的反战歌曲〈Out In The Fields〉,单飞生涯过得还算顺遂。

  然而,此时的莱诺特却已经逐渐失控。他越来越依赖海洛因和酒精,而且时常恍恍惚惚地在苏活区街上游蕩。1985年整年,他偶尔出现在马奎俱乐部(Marquee Club)的吧台边(而不是在舞台上弹奏乐曲)喝酒,苍白且憔悴不堪的面容引起了旁人侧目。

  Thin Lizzy的吉他手艾瑞克‧贝尔(Eric Bell)表示自己最后一次是在伦敦西边遇见利诺特,当时他看到莱诺特抱着一大堆杂货走出商店,他差点没认出老朋友的模样,贝尔回忆说:「我们聊着说下次再见面叙旧,但没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。」

  儘管当时传闻莱诺特正在製作新专辑,但更能确定的是随着圣诞节临近,利诺特变得越来越常独自一人酗酒和嗑药。就在圣诞节当天,利诺特的身体终于不堪负荷垮了。他在自家昏倒,虽然两个女儿莎拉和凯萨琳都在家,但第一个发现利诺特的是母亲菲洛梅娜(Philomena),并随即打电话给利诺特分居的妻子卡洛琳协助。

  卡洛琳立刻从巴斯开往100英里外利诺特的住处,将他送往一间戒毒诊所,医生只看了他一眼,就把他转送到索尔兹伯里区医院,随后他被诊断出败血症(血液中毒),而且肾脏和肝脏也严重受损。儘管利诺特恢复了知觉,也能与母亲菲洛梅娜交谈,但他的病情仍然不断恶化。新年过后,利诺特戴上了呼吸机帮助呼吸。1986年1月4日,就在他病倒11天后,利诺特于重症病房因肺炎和心力衰竭过世,享年仅36岁。

音乐资讯

Phil Lynott@spotify